1. <track id="nwqbi"><strike id="nwqbi"><rp id="nwqbi"></rp></strike></track> <acronym id="nwqbi"></acronym>

    <pre id="nwqbi"></pre>

      1. 計世網

        你所不知道的中國移動 領先全球運營商的中國“規則制定者”
        作者:馬文玥 | 來源:搜狐科技
        2019-07-18
        在5G布局上,由4G打下良好基礎的中國移動仍然積極走在行業前列,技術創新涵蓋了終端、無線、核心、傳送、ICT融合等多個領域,甚至在全球電信運營企業當中扮演“領頭羊”角色。

         

        要點提煉:

        共計牽頭ITU、3GPP中 32個關鍵標準項目,在全球電信運營企業中排名首位在全球電信運營企業中網絡領域提案數排名第一,申請5G專利超1000項“不換卡”“不換號”,40個城市用戶今年9月可享受5G服務3大研究院、22個開放實驗室 面向9大領域展開應用研究收入下降、投入加大,中國移動如何度過“5G關”?

        4G時代,若論中國運營商中的最大贏家,非“中國移動”莫屬——

        從第一個開始4G網絡的規模建設開始,中國移動一路領先。目前,用戶總數高達9億,4G用戶高達7億;2018年,配齊了行業中移動用戶、4G用戶和寬帶用戶三個第一,奪得“大滿貫”。

        在5G布局上,由4G打下良好基礎的中國移動仍然積極走在行業前列,技術創新涵蓋了終端、無線、核心、傳送、ICT融合等多個領域,甚至在全球電信運營企業當中扮演“領頭羊”角色。

        5G的“規則制定者”

        早在2012年,中國移動就開啟了5G項目,圍繞需求與場景的規劃、核心關鍵技術的攻關以及5G標準化的制定展開工作。2014年,中國的移動通信專家們就對5G體驗速率、流量密度做出了規定。要知道彼時4G網絡的建設才剛剛開啟,而在這之前,中國移動已經研究出了我們如今所看到的5G的基礎形態。

        (中國移動通信專家們就繪制的“5G之花”)

        由中國移動牽頭完成《5G愿景與需求》白皮書編制,提出的8大5G關鍵性能和效率指標被ITU采納、成為全球共識,是我國首次牽頭制定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應用需求。

        2016年底,3GPP正式啟動5G系統設計,中國移動牽頭開展了5G系統架構標準項目,標志著5G標準化工作進入實質性階段。2017年5月,中國移動牽頭提出的基于服務的網絡架構已經正式寫入了5G網絡架構的國際標準。

        要知道在此之前,美國高通公司控制著3G通信標準中的底層技術CDMA和4G時代的諸多核心專利,加上“不交專利費就不給芯片”的收費模式,每年為其攫取超過50億美元的利潤。在5G時代,中移動、中興、華為等中國公司在標準制定上越來越具有話語權,這意味著這些站在5G上游的公司有更大可能性獲得豐厚的利潤。

        在5G標準制定方面,中國移動共計牽頭ITU、3GPP中 32個關鍵標準項目,在全球電信運營企業中排名首位。累計提交標準提案2700余篇,在全球電信運營企業中網絡領域提案數排名第一、無線領域提案數排名第二,申請5G專利超1000項。

        中國移動還幫助我國力推的中頻段5G產業成為國際主流。其最早帶動產業開展5G最核心技術之一的大規模天線技術研發,使中頻段5G基站成熟時間提早一年。

        值得一提的是,當前,全球5G標準正在進一步完善中,5G獨立組網標準尚未最終凍結,中國移動的“規則制定”還不能就此劃上句號。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表示,下一步將致力于在5G下一版國際標準(R16)制定中繼續發揮更大作用。

        今年9月 全國40城覆蓋5G

        在三大運營商的努力下,我國5G網絡建設至今保持全球領先位置。

        目前,中國移動在杭州、廣州、上海、武漢、蘇州5城市已啟動5G網絡規模試驗,在北京、重慶、天津、深圳、雄安等12個城市開展5G業務示范試驗網建設。

        按照規劃,今年9月底前中國移動將在超過40個城市提供5G服務。屆時,用戶“不換卡”“不換號”就可以開通5G服務。

        5G網絡的覆蓋需要基站建設做基礎。中國移動目前擁有全球規模最大的4G網絡,4G基站數量超過240萬個,占全國一半以上,占全球的30%。在4G的站址資源建設5G,快速網絡部署并非難事。

        據介紹,中國移動5G基站的建設已經有幾千的規模,而這個數字在今年底將達到5萬個,提供5G服務的城市也會增加至50個。2020年,將進一步擴大網絡覆蓋范圍,在全國所有地級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務。

        中國移動研究院網絡與IT技術研究所副所長張昊在接受搜狐科技的采訪時候表示,雖然5G的覆蓋需要有一個過程,初期肯定不會做到全面的連續覆蓋。但在核心城區,重要的道路、商業場所、政務區等會形成一定的連續覆蓋。

        終端方面,6月底,中國移動舉行了首批5G終端的萬臺交付,并在7月初交出了首份5G終端評測。

        評測產品覆蓋了3款5G芯片、6款5G手機和3款5G CPE。測試顯示,5G手機與CPE終端的用戶體驗接近商用條件,但在天線性能、整體續航方面還需要重點提升。

        對于普通用戶最為關心的5G手機,中國移動表示,華為Mate 20X得益于HPUE,總發射功率表現良好。強場環境下,華為Mate20X、中興Axon10在手機中表現最優;華為Mate 20X續航表現最優。不過隨著今年第三季度的到來,將有更多5G手機密集發布,中國移動和產業聯合推出的5G手機和數據終端,預計年內將推出超過30款,并逐步推動終端價格下降。

        培育生態 運營商發展新模式

        5G不是簡單的“4G+1G”,5G是未來信息社會的關鍵基礎設施,也將與人工智能(AI)、物聯網(IoT)、云計算(CloudComputing)、大數據(BigData)、邊緣計算(EdgeComputing)等新興信息技術深度融合。對于運營商而言,5G的到來是運營轉型的新路徑,也是開拓市場的新機遇。

        展開跨領域、全方位、多層次的產業深度融合,培育5G生態成為了各大運營商的共同選擇,中國移動也在今年適時地推出了“5G+計劃”。

        中國移動5G+計劃明確,接下來將推進5G和人工智能緊密融合,構建連接與智能融合服務能力;推進5G和物聯網緊密融合,構建產業物聯專網切片服務能力;推進5G和云計算緊密融合,構建一站式云網融合服務能力;推進5G和大數據緊密融合,構建安全可信的大數據服務能力;推進5G和邊緣計算緊密融合,構建電信級邊緣云服務能力。

        目前,中國移動已在全國開展了面向14個重點行業74個場景的5G應用創新。如在央視春晚上,通過中國移動的5G網絡,在深圳分會場實現4K超高清內容傳輸;在今年“兩會”上,通過移動5G網絡實時直播“兩會”4K高清視頻;憑借5G超低延時的特性,實現了全國首例基于5G的遠程人體手術,由3000公里外的神經外科專家,成功為患者完成“腦起搏器”植入等。

        為了探索5G應用創新,中國移動面向全球成立5G聯合創新中心,目前已建立22個開放實驗室,在雄安、成都、上海成立三大產業研究院。這些研究機構主要聚焦視頻娛樂、遠程醫療、智慧交通、智慧教育等9大垂直領域,與企業聯合推出了一些創新應用方案及端到端解決方案,遠程醫療、云端機器人、智慧工廠、智慧校園、智能電網、高清云游戲等31個應用場景已經在部分一二線城市落地。

        除了政策傾斜與研發投入,中國移動還發起設立5G創新產業基金,總規模300億元,首期100億元已募集多家基金參與,將聚焦重點應用領域,加速產業生態成熟。

        5G投入是聯通和電信之和

        如此大力培育生態,拓展業務邊界,中國移動正在改變和顛覆過去的商業模式。除了5G和人工智能相結合的機遇使然,中國移動還有更為緊迫的現實原因。

        6月26日的上海世界移動大會上,中國移動董事長楊杰表示,“我也不怕揭丑,整個行業我們今年一季度行業收入增長基本上處于停滯,甚至包括中國移動收入增長已經出現負增長。”

        中國移動發布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財報顯示,營運收入1850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0.3%。其中,通信服務收入1659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0.5%。

        一方面,為響應國家提速降費的號召,中國移動的4G流量單價將持續下調。另一方面,4G用戶數已飽和,三大電信運營商的4G新增市場空間基本為0。

        隨著我國確認SA獨立組網方式為5G建設的最終方向(NSA非獨立組網,即4G和5G共用核心網,可以在4G基礎設施上實現5G網絡;SA獨立組網方式需要運營商從頭部署全新的5G基站、設備終端),加上5G基站的建設成本是4G的2.5倍,這也對4G基站保有數最多的中國移動提出了更高的現金要求。

        據三大運營商披露的5G布局投資額度顯示,其中,中國移動預計投資170億元,中國電信預計投入90億元,中國聯通預計安排60億元到80億元,中國移動的投入是其他兩者之和甚至更多。未來幾年中國移動的營業利潤必將受到影響。

        目前,運營商語音業務在互聯網的沖擊下不斷萎縮,流量業務督促降費,而5G手機的量產和普及需要一定的時間周期,原先單一的營收模式已經被打破,如何渡過這段“艱難時期”確實是中國移動以及其他運營商亟待解決的問題。

        5G的商業化尚在超早期,具體的贏利點并不清晰,如何創造更大價值確實需要中國移動來思考和嘗試。

        (搜狐科技原創 轉載注明來源)

        責任編輯:周星如

        欧美a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