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nwqbi"><strike id="nwqbi"><rp id="nwqbi"></rp></strike></track> <acronym id="nwqbi"></acronym>

    <pre id="nwqbi"></pre>

      1. 計世網

        科技行業意識形態面臨崩潰,但未來仍充滿希望
        作者:佚名 | 來源:獵云網
        2019-05-17
        本文講述了作者對于科技行業發展壯大的見證,傳遞了他對科技行業的深入認知。即使這個行業有諸多缺點,只要心中有熱愛,未來的艱難險阻一定能克服。

         

        編者注:本文作者Paul Ford是一名程序員,也是美國國家雜志獎的獲獎者。2015年,他與別人共同創立了Postlight,一家位于紐約市的數碼產品工作室。本文講述了作者對于科技行業發展壯大的見證,傳遞了他對科技行業的深入認知。即使這個行業有諸多缺點,只要心中有熱愛,未來的艱難險阻一定能克服。

        朋友們,我們做到了!我們付出艱苦努力,終于把科技行業發展壯大。現在這個行業的估值已經達到數萬億美元,與石油、房地產、保險和金融行業并駕齊驅。這可是數萬億美元啊!要得到這一數字你可以有無數種算法,比如把主要科技公司的市值加起來,或者在行情好的時候只需要看蘋果公司的估值。我們還可以對通過數字生產力投入到經濟發展中的美元數量進行衡量。稍微想象一下亞馬遜未來可能的收益,你就能有所感受了。

        我們喜愛的東西——Commodore Amigas和AOL(美國在線)聊天室、Pac-Man游戲和Tamagotchis、Lisp機器和RFCs,以及裝在我們滿是灰塵的牛仔褲口袋里的Ace平裝本《神經漫游者》——這些非常具體的東西,已經匯集成一個不斷吞噬世界的后工業時代的“圣戰士”。我們加速了進步本身,至少資本主義和反烏托邦的部分得到了加速。有時我感到非常驕傲,但也常常感到慚愧,我是一個矛盾綜合體。

        但是,我仍然熱愛科技行業,我既熱愛“技術”,也欣賞這“數萬億美元”。為什么不呢?我21歲來到紐約,那時還是Java編程的時代,當時的雅虎如日中天,發展令人驚嘆。在我的童年里,我一直在期待著核災難的發生。當我從大學校園畢業時,我突然對HTML有了一定的了解,對超文本有了深刻的認識,還在校園附近的統一超市買了幾本《連線》和《Ray Gun》雜志。1996年達沃斯論壇的主題是“持續全球化”;1997年的主題是“建設網絡社會”,后者承接著前者。人類歷史上出現了最為猛烈的資本增長海嘯。

        我對各種形式的軟件都有著深厚而持久的熱愛,這成為了我后來周游世界、不斷創造的動力。我來自賓夕法尼亞州郊區,我的父親非常貧窮,他是一位創新寫作教授,也是一位木偶戲演員。我曾住在以色列的一棟豪宅里,在那里我們試圖讓人工智能成為現實,但沒有成功。我曾到訪白宮羅斯福廳討論數字戰略。我在O 'Reilly & Associates的后院開過主題會議,在那里露營,太陽從我的帳篷里升起,斑駁的陽光灑在帳篷上,映入我們的視野。還有一次早上,我要參與電視節目,那些生活艱辛的化妝師用煎餅一樣的粉底抹在我那張肥厚的美籍愛爾蘭人臉上,徒勞地想把我那天線狀的毛發弄好,最后絕望地說:“我不知道還能做什么?”我回答說:“我明白。”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如果你出現在我身后(前提是我不會被嚇到)低聲告訴我,我能把幾千臺克雷超級計算機放進我的口袋里,而且每個人都可以,我們可以把人類智慧的結晶隨身攜帶,緊貼皮膚,讓它們與硬幣、錢包和鑰匙一起叮當作響。如果你告訴我,這種微型計算機有視覺可以看,有觸覺,還可以說話。它們不僅方向感十分敏銳,而且會計算我實際的腳步,以及我在穿越智能圈時讀到和說到的所有內容。好吧,我一定會崩潰的。我會站起來,打個哈欠。當你的大腦和身體每時每刻都有256千兆字節(因為2019年我們用千兆字節來衡量)時,誰還想要噴氣背包呢?數以十億計的晶體管,連接在綠色塑料上,由機器人焊接成一個微型的“九龍寨城”,掌握絕對的技術,我們稱之為電話,它對旋轉電話來說就像人類對阿米巴原蟲一樣。晚上我睡著的時候,它從我手里掉了下來,當我醒來的時候,它依偎在我的背上,鬧鐘在震動,它又小又暖和,就像一只抽搐的小負鼠。

        我仍然熱愛軟件。因為軟件在一定程度上培養了我,是一位非常有耐心的老師。我身材高大,皮膚白皙,充滿熱情,擅長電腦,最終成為一家軟件服務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為各種大型企業工作,幫助他們打造數字夢想。你會想,對我來說,這就像一個孩子在糖果店一樣開心,整天忙于改善軟件體驗,直到它們被發送到網絡或應用商店。不過,這樣的工作方式更像是擔任一家糖果工廠的老板,整日擔心黃色5號食用色素價格上漲,擔心缺乏合格的操作人員來操作口香糖成型機。當然,現在我很少再去開發軟件了。

        我是愿意繼續做下去的。關于計算機內部的一些東西對我來說仍然是充滿無限趣味。只要你快速地打開一堆微小的開關,新東西就傾瀉而出了。

        每年我都會有幾次路過百老匯195號,這是紐約的一座摩天大樓,里面有巨大的羅馬圓柱。它曾經是AT&T公司的辦公室。我手機里的指甲大小的處理器是由晶體管直接演變而來的,晶體管正是在AT&T的貝爾實驗室(位于新澤西州)發明的。我拍拍口袋,心想:“小朋友,你就是從這兒來的!”這幢大樓建成后,該公司計劃在里面放置一座金色雕塑,上面是一位長著翅膀的神,手持分叉的閃電,名為“電報天才”。

        但當大樓完工時,AT&T已經賣掉了電報部門,所以公司將雕塑重新命名為“電力之魂”。由于太過具體了,它又被重新命名為“通信之魂”。然后在1984年,經過幾十年關于其壟斷地位的爭論,貝爾系統解體了。

        現在,紐約的這間辦公室被出租給一家婚禮策劃網站和幾家媒體公司。而雕像已經搬到了達拉斯。今天大家都稱它為“金童”。

        互聯網純真年代的終結

        上世紀90年代末,我特別害怕郵件列表。多年來,學習一款軟件(尤其是一些未注冊的、開源的,但是你必須使用它來創建網站的內容)的最好方法就是加入它的社區,訂閱它的郵件列表,跟蹤漏洞,關注新版本。一切都在進行中。在這方面,書是幫不了你的,當然也沒有GitHub或技術問答網站Stack Overflow提供幫助。

        我只能讓自己潛伏起來,不做任何貢獻。我甚至不能問問題。我是一個網絡人,而網絡人不是真正的程序員。如果我提高音量,我確信他們會大喊:“從這個郵件列表中出去!在libxml2社區中沒有你的位置!”我很少提交bug或提出問題,這少數的幾次也是可怕的重寫和恐懼練習。后來,我經常點擊發送,但從來沒有收到回復。我覺得很糟糕,對自己被忽視感到有點憤怒。我已經很努力了!

        最終,我遇到了一些神奇的程序員。我會偷偷溜進會議室,告訴入口處的保安我不小心把徽章忘在酒店房間里了。這些程序員是一群非常普通的技術人員,但通過他們的善意,在業余時間為開源軟件工具做出了重要貢獻。

        “我每天都在使用你們的代碼,”我告訴他們。他們很高興被認出來,對我的興奮感到驚訝。他們一點都不嚴肅,在很多方面非常隨和,好溝通。但是我仍然有點害怕提交bug報告,即使是在我自己的公司,因為我知道我會被評判。

        構建軟件的禮儀、規則如此之多——比任何人想承認的都要多。早就有人發Twitter說“那樣是不好的!有網絡禮儀指南、規則書籍、詞匯表和行話指南,比如新黑客詞典(The New Hacker’s Dictionary),只有文本格式可供下載,或者1987年首次發布的《互聯網漫游指南》(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Internet)。有一些常見問題將為新加入Usenet全球分散討論委員會的人提供幫助。常見問題讓人們避免重復同樣的對話。當大學新生在9月份登錄網站時(因為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互聯網正是在大學和一些公司首先出現的),他們會看到這些常見問題,并被告知應該如何表現。但是在1993年,美國在線給它的用戶提供了Usenet訪問權限——這就成為了眾所周知的“永恒的九月”。象牙塔被占領了。26年前的那一天,真正的互聯網結束了。當我到達的時候,它就已經結束了。

        然而,規則制定永遠不會結束,規則無處不在。程序員非常關心括號和分號的位置;用戶體驗設計師的工作是讓所有人都能優雅、簡單、方便地使用這些東西。他們在會議上,在留言板上,今天甚至在私人的Slacks上會面,討論什么是好的,什么又是壞的,這也意味著一些在圈內,一些人出局了。

        一切都有關權力

        我不斷遇到這個世界上想進入這個行業的人。有些人甚至參加了編程訓練營。他們做了各種各樣的練習,告訴我關于他們的React應用程序、Rails應用程序接口和頁面設計技巧。他們花了大量的金錢和時間在短期內進入全球經濟,但通常都沒有奏效。

        我拿出我的名片,答應回復他們的郵件。這是我的責任。我們需要讓更多的人進入這個行業。

        但我也看見他們盯著我,用眼睛提出了疑問:“為什么不是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因為我們已經對你們進行過判斷了,覺得你們缺乏某些我們想要的特質,因為你說話不夠自信,因為你不能告訴我們如何在白板上平衡二叉樹,因為你過分強調了UI和UX之間的區別,因為你沒有像我們在聽到一些晦澀難懂的bug、一些糟糕的按鈕、一些《黑客新聞》上最新的大膽言論時表現得那樣興奮。因為在經歷了六個月后你學到的東西并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因為這個行業仍然被一群人統治著,他們很幸運很早就學會了禮儀,我也是其中一個。

        我努力做得更好,我的公司也是如此。但你如何改變一個不會停止,甚至連喘口氣都不會的行業?我們沒有領袖,沒有選舉。我們從未想過要征服世界!你知道U2嗎?U2是一個愛爾蘭的小樂隊,出了一些不錯的專輯,隨著時間的推移,竟然發展成為一個偉大的,世界聞名的樂隊品牌?科技行業就是這樣,但它一直在發展。想象一下,如果你在90年代中期真的喜歡Swervedriver集團,但到2019年,有人在CNBC上告訴你,Swervedriver代表了10%的全球經濟增長,超過了石油和木材的回報。而這就是科技行業!

        沒有人會因為科技而熱愛科技。所有這一切都與權力有關——權力凌駕于故事的講述方式之上,權力凌駕于以我自己的方式講述事情的能力之上。當然,技術的美感就是CPU速度的美感,但是當我們談論“設計”時,您認為我們在談論什么呢?這只是權力的代表;設計就是控制,就是把菜單展示給別人,說:“這些是你想要的選擇。對不起,如果您想要烤牛肉三明治,但請您注意,這里不是Arby 's。”蘋果的秘密就在于此,它將電腦的功能商品化,并把它作為設計賣給你。

        技術形成了一個世界,這個世界完全不同于它所尋求控制的世界。這是白人的世界,男性的世界,也是一個孤獨的世界。說出來讓我心碎,因為我參加過很多聚會,也主持過一些,我發現這個世界的確很孤獨。也許我只是把一些青少年的形而上學投射到一個充滿活力的系統上了,但我無法完全擺脫那種孤立無援的孤獨感。我們就像一個木匠,花了很長時間完善自己的工具,卻忘了建造教堂。

        行業意識形態的崩潰

        但也并非總是如此孤獨。2014年10月的一個晚上,我喝了幾杯酒,在云端安裝了一臺Linux服務器,取名為tilde.club。然后發推特說,任何人想要賬號,我都會提供。當然,我當時應該在做別的事情。

        突然,我的電子郵箱被各種郵件塞滿了,成千上萬的人,各種各樣,要求登錄賬號。我給他們提供了賬號,看著他們登錄到那個服務器,我有了一種敬畏的感覺。你可以把數百人放在一臺便宜的云計算機上。它只是屏幕上的純文本字符,就像在DOS時代一樣,但它能夠正常運行。他們可以用它來制作數百個網頁,漂亮的,不漂亮的,就像我們在1996年制作網頁一樣。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做什么,但解釋事情是如何進行的這個過程很有趣。

        有幾個星期,這純粹就是嬉戲。人們制作了很多網頁,成立了委員會,互相合作。有人問我是否愿意賣了它。人們制作了自己的tilde服務器。它變成了一件東西,但同時也是一件有包容性的東西。每個人都學到了一點關于網絡的知識。有些人教學。它發展得太快了,我甚至有些跟不上。最后,當然,人們回到了他們原來的地方——Twitter、Facebook和他們自己的工作。但是,我們的相遇很愉快,我們一起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這個服務器還在運行。亞馬遜發送了一份賬單。我希望人們還能繼續在服務器上相聚。

        但我很快就建立了一個小小的海盜王國,我經營著它,損失很小。那里的人都很善良,我們站在了孤獨的對立面。這也是我對整個科技行業的期望。對于永恒的九月,我們不應該感到痛恨,而應該將它當成通向成功的自然法則來接受它。我們應該邀請每個人進來,我們應該說,我們都是新來的。

        “工業世界的政府,你們就像疲憊的鋼鐵巨人,而我心靈的新家——網絡世界則代表未來。”這是約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在《網絡空間獨立宣言》中表達出來的。盡管我總覺得巴洛的言論有點過分,但很多人對此深表贊同,很認真地對待。巴洛是網絡交流的先知,是這本雜志的化身。“請你們這些代表過去的勢力不要干預我們,你們不受歡迎。在我們聚集的地方,你們沒有主權。”《網絡空間獨立宣言》是1996年在達沃斯簽署,那一年的會議主題是“持續全球化”。

        接觸互聯網并沒有讓我們的國家成為一個由自由的農民組成的國家。數十億人將自我組裝,而這些組裝能夠按照他們自己的最大利益運作,這種情況算是樂觀的。

        聰明、善良、有思想的人認為,評論欄和公開討論可以治愈我們,可以讓性別歧視和種族歧視變得微不足道,可以推倒階級的高墻。我們確信,只要有更多的交流,一切都將變得更好。我們傲慢地忽略了歷史,吸取了自巴別塔事件以來一直存在于課程中的教訓,或者更確切地說,是我們讓其他人都吸取了教訓。我們以為我們在放大個體的驚奇,忘記了殘酷,或者至少假設好的產品設計可以洗去殘酷。我們滿懷希望,剃光了頭的兩側,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統治世界。

        我看到我們行業的意識形態崩潰了。我們慶祝對其他所有行業的顛覆,我們相信數字平臺必須始終維護言論自由,無論言論多么卑鄙。我們的超人類主義傾向,對奇點的科幻信仰。我們普遍認為,軟件將吞噬世界,被吞噬的世界將更美好。

        我們的每一種技術意識形態,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優點,但并沒有真正形成一種世界觀,這一點我們很難接受,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因為技術不是整個世界。除了宗教、能源、政府、性,以及最重要的金錢之外,技術只是人類這個糟糕的大系統中的一層。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在2019年指著任何一件東西說“那就是科技”。(也許是3D圖形GPU卡編程)我們成功的代價是我們不再是獨一無二的。秘密俱樂部不再是一群格格不入的人的聚會。我們就是世界。(我們是服務器,是收集人們的喜愛和喜歡的東西,所以讓我們開始點擊吧。)

        我犯了一個終生的錯誤,那就是把科技的向前發展和進步聯系起來。進步是打開大門、創造機會,是擴大整個人類物種,也是保護其他物種。無論是洪水泛濫的海岸線,還是少女懷孕率的下降,進步都在愉快地面對著現實,并在思考如何保護那個起作用的過程,并減輕風險。進步是冷靜地看待和接受,并為他人著想。

        并不是說技術在這里不重要。技術很重要,這一點無可否認。我們可以使人類取得進步;我們可以制造人類使用的工具。但這可能不是我們應該領導、統治的地方。

        我希望我能牽著其他CEO的手(雖然他們不喜歡被牽著手),向他們展示Twitter、Facebook、Tumblr以及其他任何讓人憤怒的東西。聽著,我會說,你很安全。沒有人會來你的湖邊小屋,即使他們在Twitter上說:“我會來你的湖邊小屋找你。”這些隨意發怒的人只是要求我們信守諾言。20多年前,我們告訴他們,我們將努力廢除政府,創造一個富裕的世界。我們告訴他們,我們將使他們強大,我們將打開知識和機會之門。我們承諾:“在Facebook,我們會嚴肅對待你的隱私和安全。”我們說我們在聽。他們提交了一個世界的規范,在這個世界中,公平是一種真正的貨幣,然后他們試圖讓每個人都遵守規范(通常是法律)。作為一個花了大量時間驗證XML和HTML頁面的人,我深表同情。如果比特幣可以成為真正的貨幣,那么公平就是一個真正的目標。

        如果我們出生的晚一些,瀏覽一些不同的網站,我們可能就是他們。現在,他們將成為我們,需要的只是時間。

        未來的希望

        每天早上,我把我7歲的雙胞胎(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送到他們的公立學校。他們走進一座建于一個世紀前的建筑,這個建筑雖然歷史悠久,現在依然很好地傳遞著知識。在這座建筑里,不僅有數字白板,也有老式的黑板和一些雖然舊但是很棒的書。

        我經常會想起這座建筑在一百多年間所見證的東西。它建于一個書法和抄寫本盛行的時代,當時人們的書架上擺滿了精裝書,大家都在看《迪克和簡》。它通過帶有汽油氣味的藍色油印機傳播開來。當它建成的時候,送牛奶的還是用馬送的,而現在每個停車場都停滿了豐田車和校車。教師和校長都很年輕,幾十年后就退休了。有些地方存放工藝用品。世界上年齡最大的學生剛滿100歲,一些學生走到他家里,為他唱響了《生日快樂》歌。他們在多元文化音樂活動上宣布了這一消息。

        這一個世紀以來,這所學校沒有搬遷過,但在當時卻是個白熱化的地方。一萬到兩萬個孩子在遷移,他們在通往下一個地方的路上經過了這里。當他們來到這里的時候,這里就是他們的整個世界。這所學校喂養了那些有需要的孩子。

        我看著我的孩子們穿過學校前門。(我把這叫做我的“認知收據”,因為除非我看到他們,否則我擔心自己不知何故會忘了把他們送到學校來。)我走到公交車站。公交車來了,我們下車,穿過高架公路,穿過隧道。然后我們走羅斯福高速公路,從三座橋的正下方穿過:布魯克林、曼哈頓和威廉斯堡。每座橋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它是那個時代的產物,是各種形式的希望、需要和公民腐敗的產物。公交車上的每個人都在看他們的手機或看著窗外,有時他們也在看書。

        有時我想起那些在建造布魯克林大橋時犧牲的人們;有時我在手機上玩游戲。對我來說,坐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知道這些基礎設施是為我的安全而設計的,此時是最接近神圣的。在冬天,我可以俯視冰冷的東河,幻想著把我們推入河中需要做些什么,因為只有一小塊低矮的混凝土屏障能讓我們免于死亡。我想我該怎樣逃跑,怎樣幫助別人爬起來。但是公共汽車從不會沖進水里,這一點它們可以保證。

        我知道我的隱私被侵犯了,我被大公司監視、跟蹤,我還被拍了下來。我也知道,我已經被研究瀝青的礦物學家所期待,我被公差和角度,以及簡單和復雜的機器所包圍。

        我的孩子們很安全,他們在一棟雖然舊但是非常溫暖的建筑里,墻上用發光的地衣代替了電燈。這個建筑見證了每一種信仰體系,也見證了每一種教育,一種很容易再延續100年的教育。想象一下到那時他們會有多少雙發光運動鞋。

        也許我應該搬到舊金山灣區,離我熱愛的這個行業更近一些,讓自己倒向科技行業。盡管我研究了舊金山的地圖,還強迫妻子和我一起去參觀蘋果、谷歌等等公司的園區(這意味著我要參觀很多停車場),但我從來都找不到這樣的地方。

        實際上我沒有搬家。我住在紐約,最近一個星期六我和孩子們去了圖書館。這個圖書館很小,只有一層樓,就在他們學校旁邊。它是一個社區中心,也是一個知識寶庫。我喜歡安靜,所以有時候我對所有發出聲音的電腦和孩子們,對吃零食的媽媽和爸爸很生氣。但現在是2019年,我住在一個需要公共圖書館的社區,而且我生活在一個社會里。

        今年2月的一天,我們去圖書館時,我身后有一個穿著背心的男人正在安裝一些帶有電線和揚聲器的設備。他試圖把兩個小盒子連接到設備上,也連接到兩個屏幕上,然后他輕輕地打電話給路過的圖書管理員,要一根備用的HDMI電纜。孩子們圍在他身邊看。他們對他帶來的紙杯蛋糕特別感興趣。

        “我們要為一臺小電腦舉辦一個生日派對,”他說。

        他說的小電腦是指樹莓派(Raspberry Pi.)。樹莓派最初是在英國設計的,比一罐汽水還小,運行Linux,售價35美元。它于2012年2月問世,作為一個綠色電路板出售,里面裝滿了電子元件,沒有外殼,但是幾乎立即變得流行起來。那個版本以及之后的版本已經售出了2500萬臺。一臺新的樹莓派速度要快得多,但尺寸基本相同,價格仍然是35美元。

        要不是我當時害羞得要命,我真想馬上轉過身去,抓住那個男人的手。“先生,”我想說,“謝謝您授予這個奇妙的裝置榮譽。”

        你把樹莓派掛在顯示器、鍵盤和鼠標上,然后登錄進去,就出現了一個Linux系統,就像tilde一樣,隨時準備工作。一臺新電腦只不過是一張空白的畫布。你可以用文件把它填滿,可以將其做成web服務器。你可以收發電子郵件,設計一個建筑,畫畫,寫1000本小說。你還可以擁有數百個用戶或只有一個用戶。它曾經耗費了數萬美元,現在卻和一瓶高檔葡萄酒價格一樣。

        我應該和圖書館的那個人打個招呼。我應該在郵件列表上問出我的問題。如果有機會,我應該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參與。我應該給斯坦福研究所和施樂帕洛阿爾托研究中心的人寫粉絲信,是他們引導了我所生活的世界。但是要說些什么呢?感謝你們創造了一個新的宇宙?對不起,我們讓你們失望了?

        我們都是摩爾定律的孩子。每個活著的人都在自動計算的陰影下度過了他們的大部分時間。這是一個充滿歡樂的故事,大多數來自加利福尼亞和西雅圖的男人在偶爾服用迷幻藥和熱水澡的影響下創造了未來,而在這一切之下,最重要的可想象的原材料——處理器周期——卻異常過剩,這是芯片上晶體管保持加倍的完美自然順序的結果,就好像照相機放大了一個老的IBM工業掛鐘。這個掛鐘一直加速,直到它的分針變得模糊,然后是時針。掛鐘著火了,融化在地上,這時錢開始從墻上的洞里冒出來。

        可能像我們所看到的那樣的持續增長不會出現。強迫革命的企圖似乎行不通。區塊鏈尚未推出。量子計算是一條漫長而不確定的道路。蘋果、谷歌和它們的同行將在未來的增長中獲得最大份額。與此同時,摩爾定律也正在得出它的自然結論。

        我不想躲到樹林里去聽狐貍叫。我喜歡銷售、推銷和制作新的數碼產品。我喜歡通過郵件預定硬盤。但我也越來越喜歡常規的舊網絡:學校、家庭教師聯誼會(PTA)、給孩子們送舊自行車的鄰居們。這些自行車代表著全球供應鏈;當我觸摸它們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企業資源規劃軟件的嗡嗡聲,在全球范圍內運行的數百萬行物流代碼,將車把、剎車和車座連接在一起。然后兩個孩子在超市停車場兜圈子,高興地打著哈欠。我不想破壞這些,我欠鄰居們一瓶好酒。我的孩子們似乎不像我一樣喜歡電腦,但我懷疑他們以后也會喜歡,因為電腦無處不在,而且幾乎是免費的。他們將面臨不同的時代。軟件已經吞噬了世界,但世界依然存在。

        我們還沒有結束。樹莓派的生日有很多。現在是周日,我正在辦公室里寫這篇文章。我的顯示器是唯一的光源,如果你能看到我,我一定是藍色的。

        我不確定我是否應該永遠做CEO。我想念做東西,想念編碼,我喜歡控制機器。但是,控制人類往往是尷尬的,有時是痛苦的。我希望我們能建立一個更好的產業。

        我非常幸運能出生在這個時刻。我看到發生的一切,像一個獲得了加速的孩子一樣生活。當我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軟件的奧秘就吸引了我的眼球,即使我現在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我仍然以同樣的眼光來看待它。是的,我既感到自豪,又感到羞愧,但我仍然喜歡它,它的混亂,它的代碼和它的工具包,也喜歡像素和處理器,喜歡公交車和橋梁。我愛整個人造世界。但我不能否認奇跡已經結束,我們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責任編輯:焦旭

        欧美a级片